本報特約評論員雍浩
  日本民眾在突出擁抱美國的同時,對世界大部地區,特別是亞洲周邊國家的心理和情感距離越來越遠。“脫亞”與“入美”的相互刺激和自我強化絕非亞太和世界的福音。
  毫無懸念贏下大選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新一屆內閣在12月24日聖誕前夜“誕生”。安倍成為日本戰後政治史上罕見的三度拜相者。
  安倍選擇在聖誕前夜組閣,很難說沒有潛藏“救世主情結”。至少,安倍大選期間的競選口號——“復興日本,唯有此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救世主”的口氣。
  不出意外的話,安倍長期政權的基礎已經奠定。安倍治下,“唯有此路”的日本究竟會走一條什麼樣的路?
  有韓國學者不久前指出,安倍似乎正在帶領日本重走“脫亞入歐”的老路。日本政府新近公佈的一份民調結果部分佐證了這一預警。只不過,更準確地說應該是“脫亞入美”。
  日本內閣府上周公佈的2014年度“外交民調”結果顯示,接受調查的日本民眾對兩大鄰國——中國和韓國不抱好感的比例創下1978年以來的新高。回答對中國沒有親近感的比例達83.1%,對韓國沒有親近感的達66.4%,分別比上年度調查增加了2.4和8.4個百分比。
  絕大多數中日韓媒體在援引和報道這一調查結果時,將此視為日本對中韓的國民感情持續惡化的最新例證。然而,如果仔細研讀這份調查的全貌,揭示的卻是另一幅圖景:日本民眾在突出擁抱美國的同時,對世界大部地區,特別是亞洲周邊國家的心理和情感距離越來越遠。
  其中,日本人對俄羅斯不抱好感的達76.4%,對中東國家沒有親近感的達69.6%,對非洲國家沒有親近感的占64.2%,對拉美國家沒有親近感的占51%。與此同時,日本人對美國抱有親近感的比例高達82.6%,不抱好感的只有15%。日本在民眾心態層面已經在不知不覺切入“脫亞入美”路線。
  這種心態的出現,與安倍這兩年施政的強烈“脫亞入美”傾向密切相關。表現在一方面通過領土和歷史問題人為擴大日本民眾與亞洲鄰國的心理距離,加深感情裂痕,另一方面通過強化日美軍事同盟、積極響應美國牽頭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以求在政治,軍事、經濟上與美國捆綁更緊。
  這種以閉塞、復古、排外、自憐自愛為特征的心態也正以各種形式出現在日本社會各個層面。比如瀰漫日本市井和網絡的“嫌韓厭中”風潮、在輿論和言論界日益占據主流的復古保守語境、緬懷明治時代“榮光”的歷史大河劇屢屢投拍、美化神風特攻隊的書籍和影視作品一再熱銷等。
  雖然現在的亞洲已經不是100多年前任列強宰割的孱弱亞洲,日本的軍國主義也基本歸入歷史故紙堆,但在安倍體內“復古”基因和“唯有此路”的“救世主”心態驅使下,在許多民眾因國力相對低下而孕育的沮喪焦慮、遷怒鄰人的氛圍中,“脫亞”與“入美”的相互刺激和自我強化絕非亞太和世界的福音。相關報道見A19版  (原標題:安倍治下日本“脫亞入美”不是福音)
創作者介紹

水塔清潔

xu97xuyu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